手机端
当前位置:看网站 > 外国故事 >

法官时常更换自己的仆人

在一座城里,住着一个教会法官。这个法官时常更换自己的仆人:他雇用仆人,先用一个星期,然后把人家打一顿再赶走。谁在他那儿也呆不长。
 
有一次,法官撵走了仆人,又着手物色新的仆人。他在全城和近郊的村落到处宣扬,他需要一名能干的雇工。
法官时常更换自己的仆人
让法官去物色他的新雇工吧,我先来说说他原来的雇工,他的名字叫伊曼。
 
伊曼离开法官后,回到自己的村庄。
 
这村里住着一位小伙子,他的绰号叫秃子。秃子遇见伊曼,问道:“你为什么离开法官?”
 
“法官打了我一顿,就把我赶走了。”伊曼回答道,“就是真龙亲自去伺候他,也呆不了一个星期。”
 
“既然这样,”秃子说,“我到法官那儿当雇工去。”
 
“最好别去。”伊曼劝他说,“法官会打断你的全部肋骨,过一个星期就把你赶走。”
 
“不,”秃子说,“我应当去,看看这个法官到底什么样,为什么不管是谁,在他那儿干活都超不过一个星期了?”
 
“如果你打定主意到法官家干活,”伊曼说,“那你得事先和他立个字据。”
 
“好吧,”秃子说,“那就是我自己的事了。”
 
回到家,秃子对母亲说:“把面包装进我的旅行袋。我要出门了。”
 
母亲惊异地问道:“孩子,你打算到哪儿去?”
 
“路远着哩。”秃子回答说,“我去旅行。”
 
“让你尝尝苦头去!”母亲叹息道,“就你那条破裤子也配去旅行!"的确,秃子的那条裤子上至少打了五十个补丁。
 
秃子对母亲生气了,自己把面包装进袋子,离开了家。
 
他走到城里,找到法官家,敲了敲大门。法官闻声出来,向秃子:“你要干吗?”
 
“听说你要雇工,”秃子说,“我就来了。”
 
法官很高兴,连忙点头:“要,要!”
 
“你每月给多少钱呢了”秃子问。
 
法官说:“十块银币。要是干得好,手脚勤快,从下个月起,我再添五块。”
 
“我同意。”秃子说,“不过咱们耕种时就先讲好条件,免得收获时争吵。”
 
“你的条件是什么呢?”法官问。
 
“我父亲去世了。”秃子回答说,“我很爱他。我想叫你写个字据,要是你骂了我的父亲,每骂一句就要付给我五块银币。”
 
法官二话没说,把这个字据交给了秃子。
 
就这样,秃子开始在法官家干活了。
 
从早到晚,主人派秃子一会儿打柴,一会儿挑水,一会儿清理畜栏,一会儿到菜园子,一会儿又去耕地。法官把重活都加在他身上,把秃子累得筋疲力尽。
 
有一天,法官对秃子说:“我要搬到我郊外的花园去住。你把没把的罐子送到那儿去。”
 
法官走了,秃子满院子找没把的旧罐子,找来找去,怎么也找不到。于是他下到地容取出一个新罐,打掉了它的提把,还把罐颈打了个缺口,然后扛到肩上,到主人郊外的花园去了。
 
法官看到秃子把新罐搞成这个样子,顿时火冒三丈。
 
他想把秃子狠狠地骂一顿,可是一想起自己立的字据,就把火给压下去了,因为每骂一句就得付五块银币,他舍不得。不过,他还是憋不住,终于把秃子的父亲臭骂了一通,出了口气。
 
秃子马上从兜里掏出字据,说:“付五块银币吧!”
 
这时,法官瞧见自己的小牛钻进了花园,就吩咐秃子说:“去抓住小牛的尾巴,拖到这儿来!”
 
秃子走近小牛:,把它的尾巴卷在手上使劲儿一拉,可怜的牲口尾巴断了,留在秃子的手中。秃子把尾巴拿来交给法官。
 
“这是怎么回事?!”法官吼叫起来。
 
“你不是亲口吩咐我把小牛的尾巴拿来吗了”秃子回答说,“你把它收下吧。”
 
法官又一次暴跳如雷。
 
“哼,你这个狗崽子!”他喊叫起来,“从我家滚蛋吧!”
 
听到这种辱骂,秃子再也忍耐不下去了,他们对骂了起来。听到吵闹,人们围了过来。
 
趁法官对众人抱怨秃子时,秃子从兜里掏出他的字据给大家看,然后对法官说:“你骂了我死去的父亲一百八十八次,每骂一句那个苦命的人,要付五块银币。你算一算总共多少钱,都拿来吧。”
 
人们看了法官立的字据,认出字是他亲笔写的,就都站到秃子一边。
 
法官这下子可难过了,他对秃子说:“咱们回城去;我是在哪儿雇你的,就在哪儿和你算帐。”
 
他叫秃子从牧场把骡子牵来,路上不许踩坏菜地。
 
“喂!”法官喊道,“抓住骡子的脖子,向右扭!”
 
“大家都听见法官的吩咐了吧?”秃子说着,抓住了骡子的脖子向右一扭,骡子立刻倒在地上死了。
 
法官简直气疯了,朝着秃子扑了过去,想揍他一顿,可是被众人拦住了。
 
“既然这样,”秃子沉着地说,“你算算五块银币乘以一百八十八等于多少,再减去你这头骡子的钱,把剩下的给我。”
 
“不给!”法官坚决不干。
 
“你要是不给,”秃子说,“你的牛就归我了。”
 
于是,法官和秃子厮打起来,人们好不容易才把他们拉开。
 
“你把魔鬼诅咒一顿,就回自己家去吧。”众人这样劝慰秃子。
 
“魔鬼是无辜的,我不诅咒它。”秃子说,“我只要求法官把我应得的钱给我。”
 
法官眼看拿秃子没法,就慌慌张张地跑回城去。秃子往脚后跟上吐了几日唾沫,紧紧追赶。
 
半路上,秃子遇到了一位陌生人。
 
“你这是往哪儿跑呀了”他叫住了秃子。
 
“你是谁?”秃子喘着粗气问道。
 
那人回答说:“我就是魔鬼。你没有诅咒我,所以我想帮你的忙。”
 
“你最好走自己的路吧,你哪儿象个魔鬼了”
 
“我是地地道道的魔鬼。”陌生人说,“如果你愿意,我现在来念咒语,把你的脸变了,让你面目全非,而我自己变成一头骡子。然后你骑在我身上到法官那]L去,就说要卖给他,代替那头死掉的骡子。不过你要注意,别把笼头交给他。”
 
秃子同意了。陌生人念了咒语,就变成了骡子。秃子跳上去,径直向法官家奔去。
 
法官躲在自家的大门里边,哭丧着脸,提心吊胆地不时张望大路,看秃子会不会突然到来。他发现有人骑着骡子迈着小快步走过来了。法官看中了这头骡子,就走出大门贪婪地打量着。
 
“买这头骡子,顶替死掉的那一头倒是不赖。”他这样想,魔鬼把秃子的脸变了个样,法官没认出来。
 
“买骡子吧!”秃子走近他家,对他说。
 
“你要多少钱?’’法官急忙问道,同时不住地打量着骡子。
 
“两百块银币。”秃子答道。
 
法官没有讨价还价,跑回家去取钱。
 
趁他离开灼时候,秃子从骡子上取下笼头,把它藏了起来。
 
法官出来,数了两百块银币交给他,拿了收据,就把骡子牵到马厩里。
 
秃子又给了他一副铁掌,然后愉快地哼着小曲走了。
 
我们暂且让秃子赶路吧,我再给大家讲讲法官的情况。
 
法官刚刚给骡子往饲料槽里倒大麦,就瞧见骡子的头塞进缝隙里拔不出来了。法官于是动手从缝里往外拔骡子的头,可是没有用,牲口的头、脖子,接着是躯干,全都消失在缝里了。
 
法官心惊胆战地窜出马厩,企图追赶那个把鬼牲口卖给他的人。恰好这时,宰相的使者跑来转告他,宰相请他去作客。
 
法官听到这样的恩宠,赶忙穿上节日的礼服去作客。
 
可是坐在宰相家里,他既难过又伤心。
 
“你怎么心情不佳了”宰相问他。
 
“不晓得哪个恶棍的怠子卖给我一头骡子。”法官说,“我把它拴在马厩里,忽然眼看着骡子把头伸进一个小缝里就不见了。"“是谁把骡子卖给你的了”宰相问。
 
“我刚才在大门口碰见了他。”法官说。
 
宰相立刻派仆人去找,他们把秃子带来了。
 
“是你把骡子卖给法官的吗?”宰相问道。
 
秃子回答说:“不是我!”
 
法官从腰里掏出收据,愤怒地喊道:“这是谁的收据目客人们看看收据,发现那不是什么收据,而是一张纸牌。
 
于是秃子说:“他不是法官,而是赌徒和二流子,他腰里揣的不是念珠而是纸牌,难道你们没看见吗?再说,你们什么时候听说过骡子能钻进缝里?他大概是喝醉酒,看花了眼吧。”
 
客人们瞧着热闹,一声不吭,而法官气得脸都胀红了。
 
“骡子尾巴就是物证,你还有什么可说的?”他喊道,“它说明原来我确实有头骡子,后来不见了。当我想把骡子从缝里拖出来时,尾巴断了,留在我手中。”
 
“把尾巴拿出来吧!”秃子说。
 
法官把手伸进怀里,掏出来的却是弦子[乐器],而不是尾巴。
 
这时秃子对大家说:“瞧见了吧!我说他不仅是个赌徒,还是个二流子,难道不对吗了?!”
 
法官惊慌失措地说:“既然这样,我拿出骡子的铁掌,它是你亲自搭给我的。”
 
他把手伸进口袋,掏出来的不是铁掌,而是一对骨牌。
 
客人们异口同声地喊道:“法官是骗子和滑头!”
 
宰相和他的客人们放走了秃子,朝着法官一拥而上,把他狠狠地揍了一顿,撵了出去。
 
而这时,秃子来到法官家,按字据取够法官欠他的钱,就回家找母亲去了。
 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bestgushi-.com/m/waiguominjiangushi/24703.html
注意:访问网址复制粘贴到浏览器中删除.com或者.cn前面“-”打开。
分享至:

相关阅读